博学慎思,知行重践——谢邦昌教授访谈实录

2014-05-29 中心编辑

【采访纪实】在厦门大学统计系修过《Data Mining》课程的学生,对谢邦昌教授一定印象深刻。课堂上的他,风度翩翩,游刃有余,从教学理念到作业要求都令人耳目一新;他风趣幽默,化繁为简,总能从学生意想不到的角度切入问题,把抽象的统计理论分解成浅显直截的idea。采访当天,我们好不容易才将谢教授从一群提问的同学中“解救”出来,教授的人气着实可见一斑。坐在数据挖掘中心的办公室,谢邦昌教授亲切温厚一如旧友,将自己与统计点点滴滴向我们娓娓道来,敦厚谨质,令人如沐春风。

窗竹影摇书案上,野泉声入砚池中

谢邦昌教授笑言自己缘定统计与苹果公司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谢教授大三期间正值苹果公司第一款普及型微电脑Apple II问世并迅速开启了个人电脑的革命,本身数学功底扎实的他敏锐地预见到借助计算机工具,将编程与数学相结合将对生物统计的发展有不可估量的意义,恰好当时他所在的台大是台湾第一所开设生物统计专业的高校,于是他就此走进统计,并耕耘至今。

若说结缘统计,尚属偶然,那么钟爱统计,则就是求学路上点滴积累的必然。谢教授不无自豪地提起他在本科三年级四年级时与同学用Apple II尝试进行编程,并与台大医院合作,协助医生对一些血友病病例进行统计分析,当时的他只是认识到统计可以帮助解决一些医学上的问题,若干年后,谢教授才知道当时所接触到的血友病病例资料其实来源于最原始的艾滋病人。由于血友病与艾滋病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尽管院方当初没有告诉他们这些是艾滋病人,但他们仍然等于协助进行了台湾最早的艾滋病研究工作,能运用所学帮助医患解决问题,谢教授感到很有成就感。

管子有言:“不明于数欲举大事,如舟之无楫而欲行于大海也。”意即在不清楚相关数据的情况下想做大事,无异于无桨之船想航行于汪洋大海中一样。随着学习的不断深入,谢教授深感统计对于国计民生的意义,因此博士毕业后,他选择走出象牙塔,来到行政院主计处取做普查工作。在主计处期间,谢教授对三大普查(人口普查、经济普查、农林渔牧普查)均有涉足,依托于所收集的数据,他对各行各业的发展都有了全面的认识,而在从事普查工作时,他也对自己的发展有了新的定位。此时,台大、辅大和政大相继找到谢教授,问他是否愿意回到学校分享他在统计方面的知识和经验,而谢教授也感到相对于政府机构,学术殿堂的宽容和宁静,校园天空的自由和广阔才是他在繁琐的日常工作中始终未曾忘记的梦想,于是他毅然决定返校从教,开始了新的人生篇章。

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

与数据打了大半辈子的交道,谢邦昌教授对于数据的感情毋庸置疑。当我们问及统计人所应该具备的素质,他不无严肃地表示,每个数据都有她不可忽视的意义,所有学统计的人首先要对数据养成尊重的态度。他说道,“我们经常讲冥冥中自有定数,数字其实是有他的生命的,我们看到很多出生率死亡率疾病的发生率,这些都是用一个一个生命累积起来的,那个数据是活的。”除了对数据的敬畏,统计人所不可缺少的还有对数据的敏感。在谢教授看来,所谓的敏感应该建筑于对专业的高度认知,只有具备足够的专业程度,才能洞察出数据背后的信息,敏感性到了一定高度,自然就形成了对数据的感情,但归本溯源,这种感情还是建立在对于专业认知的基础上的。

与一般埋头象牙塔钻研的学者不同,谢邦昌教授在学术领域精心耕耘地同时,也通过兼任多家企业的顾问,在商界用统计运筹帷幄,因此,在谈到如何将统计与实务结合时,教授颇有自己独到的心得。他提到,统计在各个领域都会有不同的应用层面,所以当你接触到不同层面的时候,若你能用统计的方法解决一个问题,可能接下来解决另一个问题方法和思路也就应运而生。说到这里,谢邦昌教授风趣地比喻道统计就像金庸笔下的吸星大法或者北冥神功,用统计的方法帮助商界解决他们的问题,就吸收了商界的专业知识,帮助生物学界解决生物统计的问题,又能吸收到生物统计这方面的知识,所以,身为统计人一定要有一种心理建设,学会在解决问题的同时学习其他领域的知识,而不是只在统计领域中钻营,惟其如此,才能练就这一“绝世神功”。其实,又何止统计,在谢教授的眼中,任何学问都要有出世和入世的观点,要不时走出自己的象牙塔,去看看自己所研究领域的现实意义是什么,这在他看来才是所谓的实际相结合的题中应有之义。

提到统计学与其他学科领域的交叉融合,我们的话题不自觉地就来到了现在许多同学所疑惑的问题,当学科跨界日趋频繁,当统计软件日趋傻瓜化,作为统计学专业的我们的竞争力应该在哪里?对这一问题,谢教授有自己独到的看法,他感慨道,现在借助统计软件,只要几秒钟就能得到过去需要一个礼拜才可能跑出来的结果,很多人都在说现在的统计分析太容易了,大家都会是否就表示统计越来越没用呢?并非如此,一方面,当软件的傻瓜化带来统计的大众化,人们知道统计并非一门遥不可及的科学,而是可以广泛地适用于各个领域,统计的“饭碗”就会越来越大,谢教授肯定地说,从来没有一门科学因为越来越有用,越来越傻瓜化而导致这个行业消失,相反,越是傻瓜化这个行业的受众群体越大,行业前景越光明。而另一方面,在谢教授看来,现在许多人只是简单地把资料丢进MINITAB、SAS、SPSS就得出结果,他笑言很多其实是“GARBAGE IN, GARBAGE OUT”,把一份不明缘由的数据扔进统计软件,跑出来的分析结果也不明就里,工具越是傻瓜化越是需要操作者的统计素养,唯有统计专业人员才比较懂得如何去分析,懂得如何善待与利用数据,因此又何须妄自菲薄因为软件傻瓜化而失去了核心竞争力呢?

少年辛苦终身事,莫向光阴惰寸功

在谢教授的眼中,统计就是数据分析,各个领域都有数据,都需要数据分析,所以统计的发展一定是越来越重要。谢教授笑着问我们,若是老鼠在米仓里会被饿死,是老鼠的责任还是米仓的责任?现在的统计人就像老鼠在米仓里面,米仓就是数据,如何享用这些吃不尽用不完的“食物”,关键是看大家如何好好构思规划自己在统计方面的前途。坐在数据挖掘中心的办公室,看着四周的点点滴滴,作为数据挖掘中心成长见证人的谢教授感慨良多,他深情地回忆道,5年来数据挖掘中心从无到有,从默默无闻到各方认可,靠的正是中心各位老师和历届同学筚路蓝缕,艰难开拓。他真诚地对数据挖掘中心的各位同学提出了自己的期许,“希望大家更团结、更用心,好好地经营数据挖掘中心,这就像大数据的累积一样,随着数据库的不断累积,你越来越有智慧,数据挖掘中心在你们的努力之下一点一滴地累积下来,就会逐渐成长壮大,得到外界的认可,而这就形成一个良性的循环,数据挖掘中心也一定会越来越好。”

 

【采访后记】

短短一个小时的采访,谢邦昌教授在我们的眼中,时而是“明星教授”,西装革履,气度不凡,时而是翩翩侠士仗剑光明顶,身怀“绝世神功”,时而又是良师益友,亲切温厚,循循善诱的……但众多形象重叠在一起,最后愈发清晰得却还是那统计人的形象,博学慎思,知行重践。

(洪昕)